A-A+

著名作家翻译家杨绛在京病逝回忆先生百岁人生

2020-05-08 宠物诊疗 评论0条 阅读 0 次

央广网北京5月26日消息据中国之声《新闻纵横》报道,昨天凌晨,著名作家、翻译家杨季康,也就是杨绛在北京病逝,享年105岁。

杨绛,原名杨季康,1932年考入清华大学研究生院。

1935年与钱钟书结婚。

从《堂吉诃德》到《斐多》再到《走到人生边上》,她的翻译和创作成就,透过一行行文字,为人们熟知。

她用“绛”作为自己的笔名,据说是来自“季康”的吞音。

很多人称呼杨绛为“先生”。

这声“先生”背后是对其学问和风骨的一种认可和尊敬。

杨绛去世的消息传出后,记者与杨绛的多位亲友取得联系,他们说希望这个消息不是真的,但老人走了,也是她的幸福,让她安静的走。

钱钟书的堂侄女钱静汝,曾在抗战时期,和他们一起在上海生活。

在她的记忆里,钱杨二老生活的主题就是在做学问。

钱静汝说:“他们两个就是两个桌子,一人一个桌子,我记得我去的时候,我伯母就对着那个墙,他(钱钟书)对着那边的窗子,两人一人一个桌子,看自己的书,写自己的字。

”对杨绛来说,和她作家、翻译家同样出名的一个身份,是钱钟书的妻子。

在1946年出版的《人·兽·鬼》的样书上,钱钟书写道:“赠予杨季康,绝无仅有的结合了各不相容的三者,妻子、情人、朋友”。

杨绛说,“他有很多事情就是从小没人教,所以特别的拙。

比如他要戴一个手表他不会戴。

我现在戴的是钱钟书的手表。

因为他不会用皮带,每次用皮带要扣上,他要叫我给他扣。

我就给他弄一个松紧的。

他说,拙手笨脚就是他最笨。

”学工科的钱静汝,说她看不懂钱钟书,但透过杨绛的作品,她读出的是别样的韵味:“钱钟书是纯理论,我看不懂。

杨绛写出来许多小说,非常细腻的观察,你看她那个时候回忆起那个保姆阿菊,她写了一篇,阿菊把煤油炉打翻了,实际上她的洞察力非常强,很细腻,看《我们仨》里面,写的东西真是揪心地痛。

”生活不是流传下的几段佳话而已。

钱钟书和杨绛的一生也经历外辱内乱、颠沛流离、亲人离散……有人说,整个20世纪知识分子该赶上的境遇他们都赶上了。

可后来的1997和1998这两年,对杨绛来说格外难熬。

女儿钱瑗和先生钱钟书先后离世,杨绛说,“那时我很伤心,特意找一件需要我投入全部心神而忘掉自己的工作,逃避我的悲痛,因为悲痛是不能对抗的,只能逃避。

”2003年,素色封面的《我们仨》出版。

钱钟书、杨绛、钱瑗,三口之家的温暖让很多读者心头轻颤。

92岁的杨绛说,“我们仨失散了,我一个人思念我们仨”:“1997年早春,阿瑗去世。

1998年岁末,钟书去世。

我们三人就此散了。

就这么轻易地失散了。

世间好物不坚牢,彩云易散琉璃脆。

现在,只剩下了我一人。

我清醒地看到以前当做我们家的寓所,只是旅途上的客栈而已。

家在哪里,我不知道。

我还在寻觅归途。

”杨绛家在北京三里河一栋住了几十年的老楼里。

和周围邻居相比,一直没有封上的露天阳台总被人提起。

钱钟书去世后,杨绛曾说,钱钟书逃了,我也想逃,但我不能,得留在人世间打扫现场。

90岁时,杨绛完成了一份“三个人”的心愿:“我自己一个,还有已经去世的钱钟书还有我们的女儿钱瑗。

我跟钱瑗在钱钟书的病床前边,我们一起就商量好了一件事。

就是说,将来我们要是有钱,我们要捐助一个奖学金。

这个奖学金,就叫好读书奖学金,不用我们个人的名字。

”杨绛将她和钱锺书的部分稿酬捐赠给清华大学,设立“好读书”奖学金。

出版社的人去杨绛家不带稿费,只是带一张稿费通知单,告诉她有多少稿费转到奖学金里去了。

“好读书奖学金的宗旨是扶贫。

贫穷人家的儿女,尽管他们好读书,而且有能力好好读书但是他们上中学就有困难,上大学就更不用说了。

”杨绛不喜欢喧嚣和热闹,不愿接受生日礼物,但当她生日时,清华学子会晒出一碗碗长寿面,用这样的方式,祝杨绛生日快乐。

如今,杨绛离世,有人悲伤,有人怀念,也有人祝福:失散的“我们仨”终于重聚。

来源:央广网责任编辑:徐亚F。

标签:我们   一个   奖学金   他们

0 条留言  

给我留言